湖南金证投资证券咨询有限公司

第五百五十九章 入夜,绯鞠的夜袭(补偿章节)

    第五百五十九章入夜,绯鞠的夜袭(补偿章节)

    配资公司 契约的问题,李亚林现在还不好解释,只能随便找了个理由糊弄了过去,只不过即便如此,葵看着李亚林和凛子的眼神还是怪怪的,明明上次见面的时候,凛子还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,可现在却突然成为了能力者,如果是被管理局或者公安四科的人知道了的话,估计那帮家伙肯定会不择手段的也要将这其中的秘密掘出来。

    当然了,这件事关系到李亚林和凛子的安危,葵自然是要为这两个好朋友保守秘密,如今的组织实在是太让她失望了,至于公安四科,对那帮家伙葵自始至终都没有什么好感,相比之下李亚林他们可就不一样了,葵第一次感受到了家的温暖,朋友之间的关心和爱护,甚至她心底蕴含的那丝丝的情思,都让葵将心中的天平倾斜到了李亚林的这一边。

    凛子的问题暂时揭过,毕竟凛子的实力有限,到时候即便是想要升级,那也需要在李亚林的帮助下进行,新手上路,自然会遇到这样和那样的麻烦,尤其是在杀戮之后,凛子更是需要李亚林的抚慰,所以凛子的升级只不过是任务之中的小小一环,对于剿灭那个半妖组织根本就没有太大的帮助。

    在接下来的时间里,李亚林、葵还有绯鞠三个主力再次详细的商议了剿灭对方组织的计划,计划之中除了凛子的部分外,引sao动这个环节同样十分的重要,如果能够引民众的注意力就更好了,毕竟这样一来,在公众的压力之下,管理局幕后的那帮家伙们很有可能被逼的狗急跳墙,从而做出什么失去理智的事情,但这个前提便是,给他们施加的压力一定要够大

    “好吧,这次的计划很详细也很周密,如果按照计划上来行动的话,我想很快组织那方面就会忍不住了时间不早了,我就先离开了。”将所有的计划都商议完毕后,葵才起身告辞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时间不早了,既然是这样的话,那葵你就在这里住下吧,反正你自己也是一个人,跟我们一起的话,过的也开心一些不是么?”葵的身世李亚林很清楚,就算是离开,她也只能回到那个刚刚租下不久的小公寓里,孤单一个人可是不好受啊,因此李亚林才笑着对葵挽留道。

    “这样……这样好么?”葵的脸腾地一下便红了起来,紧张的看了看绯鞠和凛子,葵又将头低了下来,顺便还不时的把弄着自己的黑sè长。

    “当然了,我们可是非常欢迎的哦,话说我也很久没在亚林家住了,那我今天也住这里好了”这时候凛子连忙上前,但趁着葵不注意,却是狠狠的白了李亚林一眼。

    “我说凛子,貌似你还没有得到伯母的同意吧?”李亚林颇为无奈的对凛子问道,虽然家里的房间足够,但女孩子夜不归宿,真的能够得到大人的同意么?尤其还是夜宿男孩子的家中,就算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,但现在两人毕竟都这么大了。

    “哼”凛子轻哼了一声,随后拿起电话便拨通了自家的电话号码,在一阵吱吱唔唔的低语过后,凛子才得意洋洋的对李亚林做出了一个胜利的手势,看样子是取得凛子妈**同意了。

    对此李亚林很是头疼,话说凛子妈未免也太放心自己了吧?还是自己长的真有这么人畜无害?再怎么说自己现在的身份也是正处于青春期的男孩子吧,竟然就这样将小肥羊送到狼口中来,就不怕自己一口将凛子吃了?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家里都多了两个人,的确需要好好的准备一下,新的netg褥都要拿出来,尤其是房间的问题,一定要做好分配工作。

    整整忙了半个小时,总算是将大家的房间都准备完毕了,看看时间已经不早,大家都洗漱了一下之后便各自回房去了,只不过躺在自己房间中的李亚林有些睡不着觉了,想一想这次任务的所谓终极Boss还有那些来自宇宙中的侵略者,都是来者不善啊。

    “绯鞠么?这么晚了有事么?”就在这时候,李亚林却是感觉房间之中突然多出了一股气息,而这气息的来源正是绯鞠,都这么晚了,绯鞠怎么跑到自己房间来了?

    “少主殿下……”怎么回事?感觉绯鞠有些不对劲啊,话语之中怎么满是妩媚还有youhuo的味道?不会吧?难不成绯鞠竟然来夜袭自己了么?

    “怎么绯鞠?你这到底是?”此时的绯鞠已经钻到了李亚林的怀中,一身白sè的浴衣已经遮盖不住绯鞠身体的*光,绯鞠的脸上满是潮红之sè,虽然如此,绯鞠却还是自顾自的起了主动进攻,这让李亚林很是不理解,今天的绯鞠到底怎么了?刚才不是还好好的么?

    “少主……永远也不要离开我……”绯鞠喃喃的说完这句话之后,又准备继续进攻,而且还想要将李亚林的衣服褪下,但这时候李亚林却是抓住了绯鞠的手腕,很是严肃的盯着绯鞠,希望可以从对方的眼中看出什么。

    今晚的绯鞠很反常,因此李亚林必须要明白其中的因由,究竟是什么让绯鞠做出如此大胆的夜袭和逆推的举动,虽然心中渐渐的有一丝mí离,但李亚林还是驱除了自己心中的杂念,希望能够得到自己想知道的答案。

    “不要这样看着我,少主殿下。”看着李亚林严肃的表情,绯鞠略带着一丝心虚的转过了头去,自己今晚夜袭可是鼓起了很大的勇气,但面对着如此的李亚林,绯鞠的那一丝勇气早就已经被磨的精光了。

    “说说吧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看着此时绯鞠那心虚而又害羞的表情,李亚林禁不住的笑出了声来,说到底,绯鞠还是一个十分害羞的女孩啊,这一点李亚林最清楚不过了。

    “讨厌,少主殿下欺负人”看到李亚林的表情,绯鞠如何还不知道自己是被李亚林捉弄了,但虽然口中埋怨,但绯鞠还是轻轻的依偎在了李亚林的xiong前,不同于之前的youhuo和急迫的逆推举动,现在两人之间所剩下的只有温馨了。

    “少主永远不会离开绯鞠的是吧?”在李亚林的怀中,绯鞠喃喃的低声说道,声音随低,但李亚林还是听的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“我当然不会离开绯鞠了,是不是又多想什么了?”李亚林颇为好笑的看着怀中的绯鞠,轻抚了一下绯鞠的长之后,李亚林又禁不住的轻ěn了一下绯鞠的脸颊。

    李亚林的这一举动虽是无心,但却让绯鞠的脸上通红了一片,这……这是少主ěn我了么?虽然不是嘴net了自己的脸颊啊绯鞠此时已经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什么好啦,满脑子之中想的都是李亚林刚才那轻轻的一ěn。

    绯鞠感觉自己很幸福,真的很幸福,能够躺在自己少主的怀中,享受着少主的温柔不说,还能够被少主主动亲ěn了,这简直就是如梦境一般,绯鞠现在真的很想掐一下自己的大tuǐ,看看自己是不是在做梦,但绯鞠却又舍不得掐自己,因为她害怕这如果是一个梦的话,自己这一掐就会清醒过来,那反倒不如让这个梦做的更长一些呢。

    怀中抱着玉人,但李亚林却做了一晚上柳下惠,虽说李亚林也想过就这么直接推倒绯鞠,但仔细想想还是算了,毕竟就算有了记忆碎片之中的记忆,但事实却是自己刚刚与绯鞠见面才两天的时间,还是等以后的感情再加深一些再说吧,反正绯鞠也是自己的,永远也跑不了。

    有了这种自顾自的安慰,李亚林总算是经受住了这种煎熬,慢慢的入睡了,只不过在第二天一大早的时候,凛子就已经踹开了李亚林的房门,因为在寻找绯鞠不见的时候,凛子的第六感突然爆了,女人的本能让她有一种感觉,绯鞠可能会在李亚林的房间,果不其然,房间的大门被踹开之后,绯鞠正一脸睡眼朦胧的躺在李亚林的怀中,而李亚林却一脸尴尬的看着眼前的凛子。

    “啊”一声震耳yù聋的叫声差点将房间的玻璃都震碎了,话说凛子的狮吼功还真是厉害啊,也不知道是不是得到了包租婆的真传。

    就在李亚林胡思乱想之际,凛子已经快步的来到了李亚林和绯鞠的面前,直接将绯鞠从李亚林的怀中拽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干什么啊你?我还要睡觉呢”绯鞠揉了揉自己的眼睛,猫耳和尾巴都不自觉的1ù了出来,身上的浴衣因为姿势的原因滑落了大半,甚至还1ù出了半边的**。

    “你这只笨猫给我穿好衣服啊”见绯鞠还有回到李亚林怀中的意思,凛子再次爆了出来,将绯鞠的衣服整理好之后,便又一脸怒气冲冲的表情看着李亚林,那意思很明显,就是你赶快给我个解释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,要不然的话,凛子很生气,后果会很严重滴
上一章 返回目录
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

湖南金证投资证券咨询有限公司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

Copyright © 2013~2014 全本小说网 版权所有